产品列表PRODUCTS LIST

首页 > 技术与支持 > 为什么推荐使用植物源蛋白胨
为什么推荐使用植物源蛋白胨
点击次数:82 发布时间:2018-10-22

蛋白胨(peptone)是蛋白质经水解得到的一种水溶性混合物,主要是由胨、肽和氨基酸组成。蛋白胨可以提供大部分微生物生长和发育所需要的氮源,可作为微生物培养基的基础成分和细胞培养添加剂,已广泛用于发酵工业和医药工业,也作为功能性食品和化妆品的配料应用于相关产品的生产中。

 

近年来,国内外开发了多种蛋白胨的生产工艺,主要有酸法水解(以硫酸、盐酸等作水解剂)、碱法水解(以氨水、石灰水、NaOH 作水解剂)和酶法水解(以碱性蛋白酶、木瓜蛋白酶、胃酶、胰酶等作水解剂)工艺。酸法水解和减法水解工艺对生产设备的要求较高,生产的蛋白胨的品质不够稳定,且容易造成环境污染;酶法水解工艺具有操作简便、成品质量稳定、品质优良、环境友好等优点,已经逐步替代酸碱水解工艺而成为目前制备蛋白胨的主流方法。

 

最初生产的蛋白胨均为动物源蛋白胨,但后期发现,使用动物源生产出来的疫苗、抗生素等产品,由于动物源成分的复杂性,以及易被疯牛病病毒感染,且疯牛病目前尚无根治药品潜伏期长等缺点,人们对其安全性产生了质疑。应用动物源蛋白胨生产生物制品,潜在疯牛病的风险,在制药、疫苗和生物行业引起了巨大的恐慌。

 

我国《药典》中规定细菌性疫苗生产中应尽量避免使用动物源性材料,以有效降低生物制品安全风险。病毒性疫苗用细胞培养液应采用成分明确的材料制备,并验证生产细胞的适应性。而动物源蛋白胨成分复杂,追溯困难,应尽量使用非动物源成分蛋白胨,保证成品安全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国际上FDA、药品管理机构也一直在寻找植物源蛋白胨的替代品,来保证疫苗、抗体、抗生素等生物制品的安全性。据悉,HiMedia公司(国际上知名微生物公司)历经几年的时间,研发出无污染和高安全性HiVegTM系列植物源蛋白胨。

HiVegTM系列植物源蛋白胨是以非转基因植物成分为原料,经复合生物酶的酶解、膜分离提纯精制、喷雾干燥等一系列工艺制成的蛋白胨,可替代目前80——90%动物源蛋白胨,在FDA上应用已经有10多年,安全性较高。

近年来,国内外越来越多研究学者采用植物源蛋白胨。万春艳等[1],采用复合蛋白酶制备出的水解度为 19.98%的大豆蛋白水解物可有效促进酿酒酵母的增殖,且分子量在3k Da 以下的肽有显著的促生长活性。有关植物蛋白水解产物在蛋白药物和疫苗生产中的应用研究,国外已有较多的文献报道。

通过添加小麦蛋白水解物、大豆蛋白水解物及酵母提取物的复合物,对悬浮型重组CHO细胞进行培养,可以促进抗体的合成[2]。Benedini 等[3],证实,大豆蛋白胨能够替代脑心浸液(brain-heart infusion)和羊血培养基作为兽疫链球菌培养的氮源,其菌体生长良好,未造成菌体生长损伤和代谢偏转。

就人类角质细胞的培养而言,添加了大豆蛋白水解物和牛脑垂体提取物(BPE)的培养基中的活细胞数量最多,只添加了 BPE 的培养基中的活细胞数量次之,再其次为只添加了大豆蛋白水解物的培养基;尽管大豆蛋白水解物不能完全替代 BPE,但其可作为人类角质细胞的优良氮源[4]

 

HiVegTM系列植物源蛋白胨,100%植物源成分,有效避免了疯牛病原体潜在危险,批间差异更小,植物源成分干扰因素少,生产过程中,使工艺流程更易控制,确保连续稳定生产;

采用植物源成分生产出来的产品更容易纯化,可有效降低生产成本;

后续产品对人体更安全,易于生产注册证的申报及审批,可节省大量时间,HiVegTM系列植物源培养基很早就被世界权威学术出版社CRC出版的《微生物培养基手册》(Handbook of Microbiological Media, fourth edition)第四版所收录。

 

缔一生物2014年将HiMedia公司引入中国,作为中国地区的总代理帮助中国生物制药研究获得更快的发展,现已将HiVegTM系列1500多种植物源培养基和原料带入中国。

 

参考文献

[1] 万春艳,  赵谋明,  赵海锋.  大豆蛋白水解物对酿酒酵母生长和发酵性能的影响[J].  食品与发酵工业,

2011, 37(9): 50-53.

[2] Kim  S  H,  Lee  G  M.  Development  of  serum-free  medium  supplemented  with  hydrolysates  for  the  production  of  therapeutic  antibodies  in  CHO  cell  cultures  using  design  of  experiments[J].  Applied  Microbiology and Biotechnology, 2009, 83(4):639-648.

[3] Benedini  L  J,  Santana  M  H  A.  Effects  of  soy  peptone  on  the  inoculum  preparation  of  Streptococcus zooepidemicus for production of hyaluronic acid[J]. Bioresource technology, 2013, 130: 798-800.

[4] Lee Y K, Kim S Y, Kim K H, et al. Use of soybean protein hydrolysates for promoting proliferation of human keratinocytes in serum-free medium[J]. Biotechnology Letters, 2008, 30(11): 1931-1936.

在线客服
用心服务 成就你我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